首页 > 禅修静养 > 详情

道教长寿思想在藏族文化中的反映

发布时间:2020-01-25 09:00:29 信息来源:本站

养生之道网导读:寿星是道教诸神中主要的神,追求长寿和成仙是道教的终极目的,寿星图就是这种观念的代表。在藏族唐卡中,六长寿图表达了藏族的生态观……

道教长寿思想在藏族文化中的反映

寿星是道教诸神中主要的神,追求长寿和成仙是道教的终极目的,寿星图就是这种观念的代表。在藏族唐卡中,六长寿图表达了藏族的生态观和藏民追求长寿的主题。从图像和寓意来看,两幅图不仅有很大的可比性,而且具有共同的文化渊源,反映出汉藏文化交流由来已久。

图像具有相似性

六长寿图在藏区家喻户晓、妇孺皆知,由岩、水、树、人、鸟、鹿等六种吉祥物组成,被视为吉祥长寿的象征。道教寿星图则由岩石、松柏、寿辰老人、千岁鹿、蝙蝠、福娃、仙桃、拐杖等组成,在汉地广为流传,所表达的是福禄寿三星,即道教信奉的天官、文昌和寿星。

在两幅图中,老寿星的装束和形象大致相同,苍松、鹿、岩石也一致。区别在于,道教寿星图的老寿星手里有拐杖和葫芦,有的寿星身旁还有福娃。六长寿图的寿 星前面则有宝瓶、铜钹、碟、朵玛(藏语音译,意为食子)等佛教器物。道教寿星图有蝙蝠,“蝠”通“福”,故蝙蝠被喻为吉祥之物。六长寿图则没有蝙蝠。六长 寿图有水,道教寿星图则没有水。后来,六长寿图中的老寿星逐渐演变为一名修行僧人的形象,这是受到佛教影响之故。道教寿星的形象则是白发、白髯、手持长拐 杖、高额头。虽然六长寿图、寿星图各有很多不同的版本,但其中的人物、动物和景物没有变化。

通过以上比较,可以看出两幅图画的异同在于:首先,老寿星的形象大致相似,但道教的寿星手中有拐杖,六长寿图的寿星前面则有一个宝瓶;其次,道教寿星图有福娃、葫芦、蝙蝠,六长寿图则没有。从图像来看,两幅图同出一源,具有内在的文化关联。

寓意具有相似性

在藏族文化中,六长寿被视为吉祥长寿的象征,现对其寓意予以介绍。长寿岩:相传,在摩诃支那(梵语“摩诃”意为大,“支那”是印度等 国对中国中原地区的称呼)有一片清净乐土。乐土中央有一座石山,被无量寿佛加持,高耸入云。长寿老人:他居住在长寿岩旁边,修行千年,超脱了地、水、火、 风的限制而自由自在。他身着汉式装束,右手拄以长寿瓶装饰的手杖,左手捧着千年一熟的仙桃,或手执念珠。长寿水:在石山的山湾中,有一眼能免除生老病死的 长寿泉,为养育众生而永不停息地流淌。长寿树:即无忧树(松树),根深叶茂枝繁,硕果累累,是众生乘凉的好去处。人若被其树荫遮蔽,或品尝其果实,均能长 生不老。长寿鹤:长颈高腿,黑白相间,常行财施和无畏施,招来各种美丽的飞禽,深得众鸟尊敬。长寿鹿:距长寿老人的居所不远处,雄鹿和母鹿在平坦的绿草地 上嬉戏、进食,享受着没有生老病死的快乐。

可见,六长寿主要为吉祥长寿之意。藏文典籍在解释六长寿时,总会提到相关故事发生在“摩诃支那”(中原),而且长寿老人身着汉式服装,诵持阿弥陀佛,这证明六长寿图与内地具有密切联系。

在道教中,寿星是福、禄、寿三神之一,从唐朝起,内地已有祭祀寿星的习俗。道教寿星图中的“鹿”通“禄”,意为加官进爵,代表福、禄、寿三星中的禄神, 即官职禄位之神。在三星图中,有老寿星骑鹿或抚鹿的图案。禄神源于禄星,即文昌宫中专掌司禄之星神。《抱朴子》云:“鹿寿千岁,满五百岁则其色白。”《述 异记》载:“鹿一千一年为苍鹿,又五百年化为白鹿,复五百年化为玄鹿。”因此,鹿被视为古代祥瑞之兽,表示长寿的意思。人们以鹿为长寿象征,在多种场合用 来表达祝寿、祈寿的主题。在传统寿画中,鹿常与寿星为伴,以祝长寿。

在其他吉祥图案中,鹿与鹤组成六合同春或鹤鹿同春的图案。仙鹤延 年,鹤为长寿仙禽,具有仙风道骨。据说,鹤寿无量,与龟一样被视为长寿之王。鹤常为仙人所骑,老寿星也常以驾鹤翔云的形象出现。鹤也经常与松、龟画在一 起,取名“松鹤长春”、“鹤寿松龄”、“松鹤延年”、“龟鹤齐龄”、“龟鹤延年”等。鹤发童颜,形容老年人气色好,精神旺;鹤立鸡群,比喻卓越出众。在道 教中,鹤是长寿的象征,故有仙鹤之说,道教的仙人大都以仙鹤或神鹿为坐骑。在中国传统观念中,用“鹤寿”、“鹤龄”、“鹤算”作为颂人长寿之词,年长之人 去世往往被称为“驾鹤西游”、“驾鹤西去”。

道教认为松树是百木之长,常青不朽,千年古松的油脂能变为茯苓,服食者可长生,道人也喜在古松之下修行。松与鹤经常构成“松龄鹤寿”、“松鹤长春”的吉祥图画,并衍生出许多吉祥祝寿的图 画,成为从古至今民间美术作品中常见的题材。松柏四季常青、经久不衰,普遍被视为祝颂、期盼健康长寿的象征。在祝寿题材的吉祥图案中,常有“岁寒三友”、 “松柏同春”、“松菊延年”等。

在道教思想中,山比喻人的寿命长久,民间祝寿时常有“寿比南山”之说,人的寿命就像南山一样坚固,这里所说的“南山”指五岳之中的南岳衡山。

至于寿星手中的拐杖,南宋《程史》卷四解释说:“凡寿星之扶杖者,杖过于人首,且诘曲有奇相。”据《后汉书·礼仪志》载,东汉奉祀老人星(即寿星)之时,常有敬老活动,对七十岁以上的老人各赐九尺长的鸠头玉杖,据说寿星的拐杖源于此。

可见,六长寿图和寿星图的寓意非常相似,具有共同的来源。

多种形象体现长寿理念

通过上述比较,可以看出六长寿图与寿星图具有密切的文化联系,长寿是汉藏民族共同追求的理念,六长寿图显然受到了道教寿星图的影响。其实,汉藏文化交流很早以前即已开始,民间文化交流尤其深入。

当然,两幅图也各有特色。六长寿图有水长寿,寿星图则没有水。寿星图有葫芦、蝴蝶、仙桃等。葫芦多籽,“籽”通“子”,在内地文化中,葫芦是多子的象 征。仙桃又名寿桃,寓有长寿之意。藏地则不产葫芦、桃子,也不视之为吉祥长寿的象征,因此,这些物品在六长寿图中从未出现。在寿星图中,“鹿”通“禄”, “蝠”通“福”,藏语则没有这种寓意。

藏族生活在佛教文化浓厚的环境里,深受藏传佛教的影响,对来自内地的道教文化进行了改造。例如, 六长寿图的老寿星身着僧衣,手持佛珠,俨然一个僧人的形象。与道教寿星图相比,六长寿图具有浓厚的佛教意味,在藏文典籍对其寓意的解释中,出现了清净乐 土、右旋螺、无量寿佛、念珠、水祭等佛教专用名词。佛教是藏族的主体文化,对外来文化没有采取抵制态度,而是接纳并改造。

(作者单位:兰州大学西北民族研究中心)